nmnnooo

您好,这里是柳拾伍_K.K.L
叫拾伍或K.K.L都可以
主原创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人说话大大咧咧,脾气也不好。如果踩到雷点真的很抱歉。
爱好是挖坑不填,吹水。
喜欢各种美剧英剧日剧不同国家的悬疑剧。
是个画画超差的人。

我和她认识是在小学的时候,我不是从幼儿园升上来的,所以一个人都不认识。这时候只有她走来了我的身边和我打个招呼。我们就这样做成好朋友,到现在快24岁了,我们也认识了十几年,不过真的在一起后,我才发现她有很多不为所知的小习惯。

她特别喜欢打游戏,和我相反,我不喜欢玩团体游戏。有一次她准备想叫我去开黑,然后走到我的面前想开口说些什么,然后又回下去,我合上了书,「好。」拿出来手机和她一起双排打游戏。

走到大街上大家都以为我们是闺蜜,可谁能想到我们是情侣呢?这时候她就会过来亲我的脸,然后给对方看手上的戒指,比个中指。

她的睡顏特别可爱,和平时的大大咧咧不同,她的睡相特别安静。有一次我因为赶着交作业就没和她一起睡,等到我回房间的时候她都已经睡着了。她抱着小兔子玩偶,嘴里还念着我的名字,我把小兔子拿开的时候她嘴上还说着不要。「是我。」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,确认是我之后才抱住了我,所以说特别可爱吧。

照片

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张照片,上面是我和她的合照,是在中学时拍的,是我和她那时唯一的合照。


我们俩原本是同一家学校,后来她转校了。我在A校,她在D校,离得还是有点远的,所以见面也很少,基本上不约出来一般也见不到一次。


那时中学毕业,我早早就和她约好一起去看电影庆祝一下。


毕业当天我买好了花,去到了电影院。我看到了她坐在椅子上,她见到了我连忙走来我身边,我把花递给她,她也从包里拿出了花。我们俩大眼瞪小眼,然后笑了起来。她的父母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片,那张照片是我俩的第一张合照。


哒、哒、哒。


有人从后面抱住了我,下巴顶在了我的肩膀上。


“干啥呢?赶紧整理东西去我那儿住,比宿舍环境好多了。”


“行,马上。那你放开我。”




我们让搬家公司把我的东西扔去她家的时候,她家是乱七八糟的。等到我们整理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。她家的猫蹭了蹭我的脚边,然后跑去了客厅,我跟着她的猫,也走去了客厅。


“快点过来我们拍张照片,庆祝从今天开始你就和我一起住。”


“好。”


她把相机固定住在茶几前,我们俩就坐在沙发上。


十,她家的猫突然跑来了我们两个中间,然后坐了下来。


九,她把猫咪扔在我腿上。


八,她往我这边靠的更近一点。


七,我们俩手牵在了一起。


六,十指紧扣着。


五,她突然笑出声。


四,我看着她笑,我也笑出声来。


“三、二、一!茄子!”


咔嚓。


照片上的我和她互相看着对方笑,在夕阳的光线下显得黑了点,十指紧扣着的手上有银色光在反光。

美杏

小时候我和美杏并肩走在夕阳下,我走着走着发现她不见了,我回头一看,她站在原地不动。

“怎么了吗?”

她摇摇头,笑着大声和我说。

“再见了!小南!”

“美杏,明天见!”

我说完就跑走了,还不小心撞到一个小女孩,她和美杏一样, 绑着双马尾。我没有道歉,立刻跑开了。

小时候我见到一个男人就感觉到恐怖。那个男人穿着干净整齐的西装,头发也仔细打理过,手上总是拿着昂贵的公文包。他看上去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,但是他的眼神中对我总是有一种疏离感。不过美杏很喜欢那个男人,因为他对美杏很温柔,不会和美杏父母一样伤害美杏,还总是给美杏买东西。

而那天的夕阳下,那个男人站在美杏的后面,美杏用口型对我做出“快跑”,然后我就跑走了。我仍记得她那用蝴蝶结绑住的双马尾和她那温柔的笑容,在夕阳下被衬托得如此美丽。

第二天早晨,妈妈叫我去拿牛奶时,发现牛奶旁边有着美杏的蝴蝶结。

我去找她上学时,发现她家门口被警方围着,听邻居阿姨们说:“美杏啊,她是被人打死的喔。不过出生在这种家庭也是惨⋯⋯”

突然美杏的父亲大力抓住我的手,大声骂脏话。

“你!为什么不和美杏一起走!不然她就不会离开我了!!”

警察把他拉走,安挽了一下我的心情,然后带我去看美杏的遗体。美杏的遗体身上有很多和以前一样的伤口,但是只有脸是完全看不清了,而她的头发上是戴着和今天早上牛奶旁边放着的蝴蝶结,虽然很像,但是还是不一样。

“请问这是你认识的美杏吗?”

“⋯⋯”

我紧紧握住了口袋的蝴蝶结,我不想她回到那种充满暴力的家庭里,所以我说了谎。

“是,她就是美杏。”

回到学校后,美杏的课桌上并没有放着花,而是放着许多的糖果饼干。

美杏不在了,再也没人和我一起放学了,但是我相信她应该过得比以前好吧。


过了几天,我在吃早餐时发现电视上播放着一则新闻:“昨日下午警方在河边发现一名女童的尸体,身上有许多的伤口,而私秘处则有被强暴过的痕迹,经过调查发现,这名女童的名字叫做滕野 美杏。而犯人至今为止还没被抓到。”

“诶?”

回到学校后,美杏的课桌上放着花,是一朵开着很美的菊花。

小时候我和美杏并肩走在夕阳下,我走着走着发现她不见了,我回头一看,她站在原地不动。

“怎么了吗?”

她摇摇头,笑着大声和我说。

“再见了!小南!”

“美杏,明天见!”

我说完就跑走了,还不小心撞到一个小女孩,她和美杏一样, 绑着双马尾。我没有道歉,立刻跑开了。

小时候我见到一个男人就感觉到恐怖。那个男人穿着干净整齐的西装,头发也仔细打理过,手上总是拿着昂贵的公文包。他看上去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,但是他的眼神中对我总是有一种疏离感。不过美杏很喜欢那个男人,因为他对美杏很温柔,不会和美杏父母一样伤害美杏,还总是给美杏买东西。

而那天的夕阳下,那个男人站在美杏的后面,美杏用口型对我做出“快跑”,然后我就跑走了。我仍记得她那用蝴蝶结绑住的双马尾和她那温柔的笑容,在夕阳下被衬托得如此美丽。

第二天早晨,妈妈叫我去拿牛奶时,发现牛奶旁边有着美杏的蝴蝶结。

我去找她上学时,发现她家门口被警方围着,听邻居阿姨们说:“美杏啊,她是被人打死的喔。不过出生在这种家庭也是惨⋯⋯”

突然美杏的父亲大力抓住我的手,大声骂脏话。

“你!为什么不和美杏一起走!不然她就不会离开我了!!”

警察把他拉走,安挽了一下我的心情,然后带我去看美杏的遗体。美杏的遗体身上有很多和以前一样的伤口,但是只有脸是完全看不清了,而她的头发上是戴着和今天早上牛奶旁边放着的蝴蝶结,虽然很像,但是还是不一样。

“请问这是你认识的美杏吗?”

“⋯⋯”

我紧紧握住了口袋的蝴蝶结,我不想她回到那种充满暴力的家庭里,所以我说了谎。

“是,她就是美杏。”

回到学校后,美杏的课桌上并没有放着花,而是放着许多的糖果饼干。

美杏不在了,再也没人和我一起放学了,但是我相信她应该过得比以前好吧。

 

过了几天,我在吃早餐时发现电视上播放着一则新闻:“昨日下午警方在河边发现一名女童的尸体,身上有许多的伤口,而私秘处则有被强暴过的痕迹,经过调查发现,这名女童的名字叫做滕野 美杏。而犯人至今为止还没被抓到。”

“诶?”

回到学校后,美杏的课桌上放着花,是一朵开着很美的菊花。

奇奇怪怪公司

1.

我,小林 清,一个170女生,在公司上班被所有人视为男性。我承认自己外貌是有点中性化,并且声音也较青年,但不至于看不出来吧?


2.

“早安,小林先生,今天您也很早到呢。还有侦探部那边又要让您过去帮忙喔。”

“早安,上尾小姐,麻烦请跟他们说一下,我大概10点半过去。”

上尾 美子,奇奇怪怪公司的前台之一,人美声甜,披着一头好看的棕色卷发,她那棕色的大眼睛每次眨眼都可以击中人的心。咳,开玩笑,不过她真的好好看,真是令人羡慕,不像我一样扎着一个小辫子还分叉。


3.

我上了电梯以后,发现楼层按钮全部被打乱了。

“谁这么闲啊⋯⋯”

“是上野,肯定就是他,只有他这么闲!”

声音来源是赤木前辈。他是地下外贸部成员之一(好听一点是这么叫,其实就是杀人赚钱啦,不过有一部分人现在好像在公司附近卖珍珠奶茶,比以前赚的钱多了好几倍。)

“早上好赤木前辈。”

“早,呃⋯⋯那个⋯⋯小⋯⋯吉⋯⋯?”

请记住别人的名字好不好?!姓都叫错了!我在心中如此说道,可是脸上不能出现任何表情。

“⋯⋯”

“⋯⋯”

不要突然沉默好不好?!我勉强让自己脸上挂着微笑开始自我介绍。

“赤木前辈您好,我是上个星期新来的员工。我叫小林 清,是异事件部门的。以后请您多多指教。”

虽然我们前天就共事过。我把后半句憋回了自己肚子里,如果不这样做自己工作可不保了。

“啊哈哈,我叫赤木 刚吉,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啦。小吉君。”

等赤木说完以后,我一脸冷漠快速走出了电梯,准备走楼梯去回部门。

“唉?小吉君?!”


4.

“早安小林,你差一点就迟到了。”

我们部的前辈,江户川 柊生,就像电视剧里面带着眼镜认真做事的帅哥,不过很严肃就对了。

“抱歉,汀户川前辈。电梯楼层的按钮全部被打乱了,我走楼梯上来的。”

“放你办公桌上面有一沓新的资料,是隔壁维修部送来的。”

“⋯⋯都说不是我干的,真的是⋯⋯”

“还有医疗部那边再让你过去一趟,重新检测你的能力。”

“是⋯⋯”

“加油吧。”

江户川说完就走了。

靠腰,我怎么这么忙呢干。虽然我是一块砖,这里要用就这里补上,但是我又不会分身哪里忙得过来。


5.

我匆匆忙忙地去到了医疗部,而医疗部又让我去地下贸易部那边帮忙,又帮我系上了围裙。

“那个,我不会做奶茶来着?”

医疗部的成员惊恐的看着我。

“我真的不会⋯⋯”


6.

⋯⋯

为什么呢?我会沦落到被老虎追杀的地步呢?我死前好想再吃一次鲷鱼烧啊。

我心想,然后双手合一开始祈祷。


7.

我马上去了地下贸易部。然后他们给我一个扫把上面还粘着牙膏,赤木前辈把我推到一个仓库里面,然后把门关上了,还说了一句:“记得要帮他刷干净牙哦。”

“啥?他?帮他刷牙??赤木前辈前不要开玩笑!!”

我看着眼前的老虎,脑袋上出现了大大的问号。


8.

我疯狂地扭门把,发现被锁上了,真棒啊,这不就是告诉我死路一条吗。

“呃⋯⋯小老虎?我来帮你刷牙了?”我开始自言自语“不会很痛的哦?”

行吧,我放弃治疗。我先蹲下来确认一下,地板是用什么材质做的,是石头做的啊,那很轻松踩碎吧。然后我走到了老虎身边,老虎在地板上睡觉,那现在是最合适的时机,我应该把它嘴唇撬开刷牙。

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,然后被老虎追得满地跑。


9.

“对不起,请您放过我吧!!”

我觉得现正自己和他就像一首歌里面描述的一样:“如果你追到我,我就让你嘿嘿嘿。”

只不过我结局是死亡而已。过了几分钟后,我俩还是一样,你追我,我逃跑。

“老虎先生?!请放过我吧。”

无人回应,但是老虎追得更起劲了。

“叫你放过我啊?!”

我停了下来,然后大力踩了一下地板。大力过头了,地板出现裂痕了。我抬起脚,准备走开。啊?碎掉了?!会被索要赔偿吧?!江户川先生肯定又会骂我了吧?!

我看着对自己踩烂的地板,快速的运算要赔多少钱,但是抬头一看,发现老虎就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。算了,小命要紧。

我用自己的能力:重力无效化。马上用被我踩碎的石头全压在老虎的上面。对不起,这样会死的吧?叫你放过我了啦。


10.

过了一会儿,没动静了,我让的石头全部浮起来看看老虎的情况。突然赤木前辈走了进来,一下把老虎给拖走了。

“好啦,到此结束。谢谢啦,小林。这个人喝完酒就会这样,谢谢你帮忙啦。”

“是⋯⋯”

一脸懵逼,真的一脸懵逼,我想辞职了。

医疗部的浅野小姐过来看看我的情况,确认没事之后就走了。啊?没有人和我说一下发生什么情况嘛??我可是你们新来的员工诶??

哦,浅野小姐过了一会儿才和我说:“这是检查一下你的能力。那个老虎只是赤木朋友的能力。”

那你早说好不好大姐,谁会检查能力帮老虎刷牙啊??


11.

我带着满身的疲惫回到了我的部门——异事件部,主要负责我们这个地区主要发生的异事件,像是人体自燃、正在跳广场舞的大妈突然消失和天空中突然出现眼睛什么的,嘛,就是用科学无法解释到的东西,都是我们部门处理的。不过真的很少,而且基本上不是超能力惹得祸就是隔壁鬼怪部不小心放出来的生物。所以因为没什么事干,于是我们经常被叫去各个部门帮忙,虽然我们只有五个人。


12.

当我准备坐下椅子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,弗格森一直在盯着我看,这个人虽然做事很快,脑子转得也快,但是经常恶作剧,他这样盯着我看肯定有什么事。我把椅子上的垫子掀开,呵,放屁玩具。

“弗格森,谁会那么蠢坐下⋯⋯”

“(放屁声——)⋯⋯”

“⋯⋯”

“⋯⋯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弗格森笑到眼泪都出来了,他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“洁子酱⋯⋯?你没事吧?”

樱木 洁子,一个165,长相少女,气质优雅的女性。却总是被弗格森气到发火。

“弗!格!森!我说了多少次!让你不要做这种恶作剧!”

我拿出手机,点开我们部门的群聊,开始直播报道。


13.

异事件部:

小林 清:现在洁子选手使出她的能力——金属控制。她控制放在柜子里的铁链,然后把弗格森好好绑在沙发上和控制隔壁部门的武士刀到自己手上。

我们的2号选手弗格森使出自己的大宝盾,把自己全部包围,并且大声说对不起。


14.

奇伊:小林不要管它了。


15.

“樱木小姐!!对不起!!!!不会再有下次了!!小林君不要袖手旁观,快救救我!!!”

身为解说员的我现在正在自己的办公区域,批改着早上送来的文件,喝着樱木小姐给我泡的茶,听着弗格森的求饶,真棒。

1.

我,小林 清,一个170女生,在公司上班被所有人视为男性。我承认自己外貌是有点中性化,并且声音也较青年,但不至于看不出来吧?

 

2.

“早安,小林先生,今天您也很早到呢。还有侦探部那边又要让您过去帮忙喔。”

“早安,上尾小姐,麻烦请跟他们说一下,我大概10点半过去。”

上尾 美子,奇奇怪怪公司的前台之一,人美声甜,披着一头好看的棕色卷发,她那棕色的大眼睛每次眨眼都可以击中人的心。咳,开玩笑,不过她真的好好看,真是令人羡慕,不像我一样扎着一个小辫子还分叉。

 

3.

我上了电梯以后,发现楼层按钮全部被打乱了。

“谁这么闲啊⋯⋯”

“是上野,肯定就是他,只有他这么闲!”

声音来源是赤木前辈。他是地下外贸部成员之一(好听一点是这么叫,其实就是杀人赚钱啦,不过有一部分人现在好像在公司附近卖珍珠奶茶,比以前赚的钱多了好几倍。)

“早上好赤木前辈。”

“早,呃⋯⋯那个⋯⋯小⋯⋯吉⋯⋯?”

请记住别人的名字好不好?!姓都叫错了!我在心中如此说道,可是脸上不能出现任何表情。

“⋯⋯”

“⋯⋯”

不要突然沉默好不好?!我勉强让自己脸上挂着微笑开始自我介绍。

“赤木前辈您好,我是上个星期新来的员工。我叫小林 清,是异事件部门的。以后请您多多指教。”

虽然我们前天就共事过。我把后半句憋回了自己肚子里,如果不这样做自己工作可不保了。

“啊哈哈,我叫赤木 刚吉,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啦。小吉君。”

等赤木说完以后,我一脸冷漠快速走出了电梯,准备走楼梯去回部门。

“唉?小吉君?!”

 

4.

“早安小林,你差一点就迟到了。”

我们部的前辈,江户川 柊生,就像电视剧里面带着眼镜认真做事的帅哥,不过很严肃就对了。

“抱歉,汀户川前辈。电梯楼层的按钮全部被打乱了,我走楼梯上来的。”

“放你办公桌上面有一沓新的资料,是隔壁维修部送来的。”

“⋯⋯都说不是我干的,真的是⋯⋯”

“还有医疗部那边再让你过去一趟,重新检测你的能力。”

“是⋯⋯”

“加油吧。”

江户川说完就走了。

靠腰,我怎么这么忙呢干。虽然我是一块砖,这里要用就这里补上,但是我又不会分身哪里忙得过来。

 

5.

我匆匆忙忙地去到了医疗部,而医疗部又让我去地下贸易部那边帮忙,又帮我系上了围裙。

“那个,我不会做奶茶来着?”

医疗部的成员惊恐的看着我。

“我真的不会⋯⋯”

 

6.

⋯⋯

为什么呢?我会沦落到被老虎追杀的地步呢?我死前好想再吃一次鲷鱼烧啊。

我心想,然后双手合一开始祈祷。

 

7.

我马上去了地下贸易部。然后他们给我一个扫把上面还粘着牙膏,赤木前辈把我推到一个仓库里面,然后把门关上了,还说了一句:“记得要帮他刷干净牙哦。”

“啥?他?帮他刷牙??赤木前辈前不要开玩笑!!”

我看着眼前的老虎,脑袋上出现了大大的问号。

 

8.

我疯狂地扭门把,发现被锁上了,真棒啊,这不就是告诉我死路一条吗。

“呃⋯⋯小老虎?我来帮你刷牙了?”我开始自言自语“不会很痛的哦?”

行吧,我放弃治疗。我先蹲下来确认一下,地板是用什么材质做的,是石头做的啊,那很轻松踩碎吧。然后我走到了老虎身边,老虎在地板上睡觉,那现在是最合适的时机,我应该把它嘴唇撬开刷牙。

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,然后被老虎追得满地跑。

 

9.

“对不起,请您放过我吧!!”

我觉得现正自己和他就像一首歌里面描述的一样:“如果你追到我,我就让你嘿嘿嘿。”

只不过我结局是死亡而已。过了几分钟后,我俩还是一样,你追我,我逃跑。

“老虎先生?!请放过我吧。”

无人回应,但是老虎追得更起劲了。

“叫你放过我啊?!”

我停了下来,然后大力踩了一下地板。大力过头了,地板出现裂痕了。我抬起脚,准备走开。啊?碎掉了?!会被索要赔偿吧?!江户川先生肯定又会骂我了吧?!

我看着对自己踩烂的地板,快速的运算要赔多少钱,但是抬头一看,发现老虎就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。算了,小命要紧。

我用自己的能力:重力无效化。马上用被我踩碎的石头全压在老虎的上面。对不起,这样会死的吧?叫你放过我了啦。

 

10.

过了一会儿,没动静了,我让的石头全部浮起来看看老虎的情况。突然赤木前辈走了进来,一下把老虎给拖走了。

“好啦,到此结束。谢谢啦,小林。这个人喝完酒就会这样,谢谢你帮忙啦。”

“是⋯⋯”

一脸懵逼,真的一脸懵逼,我想辞职了。

医疗部的浅野小姐过来看看我的情况,确认没事之后就走了。啊?没有人和我说一下发生什么情况嘛??我可是你们新来的员工诶??

哦,浅野小姐过了一会儿才和我说:“这是检查一下你的能力。那个老虎只是赤木朋友的能力。”

那你早说好不好大姐,谁会检查能力帮老虎刷牙啊??

 

11.

我带着满身的疲惫回到了我的部门——异事件部,主要负责我们这个地区主要发生的异事件,像是人体自燃、正在跳广场舞的大妈突然消失和天空中突然出现眼睛什么的,嘛,就是用科学无法解释到的东西,都是我们部门处理的。不过真的很少,而且基本上不是超能力惹得祸就是隔壁鬼怪部不小心放出来的生物。所以因为没什么事干,于是我们经常被叫去各个部门帮忙,虽然我们只有五个人。

 

12.

当我准备坐下椅子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,弗格森一直在盯着我看,这个人虽然做事很快,脑子转得也快,但是经常恶作剧,他这样盯着我看肯定有什么事。我把椅子上的垫子掀开,呵,放屁玩具。

“弗格森,谁会那么蠢坐下⋯⋯”

“(放屁声——)⋯⋯”

“⋯⋯”

“⋯⋯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弗格森笑到眼泪都出来了,他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
“洁子酱⋯⋯?你没事吧?”

樱木 洁子,一个165,长相少女,气质优雅的女性。却总是被弗格森气到发火。

“弗!格!森!我说了多少次!让你不要做这种恶作剧!”

我拿出手机,点开我们部门的群聊,开始直播报道。

 

13.

异事件部:

小林 清:现在洁子选手使出她的能力——金属控制。她控制放在柜子里的铁链,然后把弗格森好好绑在沙发上和控制隔壁部门的武士刀到自己手上。

我们的2号选手弗格森使出自己的大宝盾,把自己全部包围,并且大声说对不起。

 

14.

奇伊:小林不要管它了。

 

15.

“樱木小姐!!对不起!!!!不会再有下次了!!小林君不要袖手旁观,快救救我!!!”

身为解说员的我现在正在自己的办公区域,批改着早上送来的文件,喝着樱木小姐给我泡的茶,听着弗格森的求饶,真棒。

终于收到了,他太可爱了❤️❤️

因为台风所以延迟了很久,

感觉我是最后一个收到的☹️

女巫盛宴

#虐#
#自家女儿和儿子;莫妮卡·米勒和艾文·威廉姆斯。#
#火烧女巫/魔女#
#不完全符合历史事实#
#不完全符合历史事实#
#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#
#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系列#
#第一人称视角:艾文视角#

【我把生命都赋予你,好好活下去。不是要求,而是命令。】

———0———

“你们听啊!上帝说要把所有女巫、巫师和她们的黑猫抓起来!上帝说女巫她们是罪恶!是邪恶!是所有魔鬼的使者!你们去吧!被上帝选中的孩子们!将世间变得和平必须将女巫和巫师除掉!上帝还说在后天开始!准备好开始让女巫消失在这世上吧!”
在教堂里的教皇大声喊叫、将自己所谓的上帝思想和所谓的上帝理论全部推给上帝。坐在教堂中所信仰上帝的人、上帝之子和被上帝所选中的人们,相信着上帝的传话人——教堂里的教皇。

“是啊,他们都信仰着上帝。有些人民还爱慕着上帝!可是……!天啊,上帝!为什么您从不露面而被人们所信奉!甚至被世人所爱着!为什么有些救治世间万物的女巫要被世人所视为魔鬼的化身?!亲爱的上帝啊!请让愚味的我向您提问。您为什么不拯救我们女巫!因为您……不,上帝!你根本不存在于世上!你只是人们所想像出来的角色!自我安慰的角色!!”
身为女巫的少女在火烧刑台上大喊,可是她又无力反抗信仰上帝的人民,她冷看着刑台下的人们有些人一脸惊恐、有些人往她身上扔东西、更有些人直接大骂。她己经无所谓了,她现只放心不下心中所爱。

“疯子、一群疯子……!”
我站在人群里面小声嘀咕,从教堂里走了出去。我走去了佷离教堂远的草地上。太阳照射温度正好,又安静,还带来一点微风,我感觉正好,可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来感受这地方,毕竟我爱的人正好是“教皇”所说的魔鬼的使者——女巫。我不明白为什么,很多女巫都帮助他们解决问题,有些的还制草药给他们,我不懂为什么要除掉女巫和巫师,不能和以前一样和平共处吗。
我这样想着,走去了我所爱之人的家。如果准确来说应该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,我没有向她告白,我怕被拒绝连朋友都作不成。我摇了摇头,快步走去她的家,我想见她,很想见她,我真的好害怕她会离开。
我轻轻的敲她家的门,她母亲开了门,我习惯性的向她鞠躬,毕竟是父亲从小教到大的基本礼仪。
“米勒小姐下午好,请问莫妮卡在里面吗?”
“艾文,都说了别这样。叫米勒阿姨就好。莫妮卡她在房间里面,你去找她吧。我先出门买今天的晚餐材料,要看好她哦。”
“好的,米勒小姐………呃……米勒阿姨”
我向米勒阿姨到谢后就去找她房间找她,我轻轻的敲她的房门,无人回应。这时我看了看窗外,太阳正在下山,一天很快就过去了,加上今天就还有两天,我要想出解决办法………我必须要让她活下去!我心爱之人!
我轻轻推开了她的房门,我看见她很安静的躺在床上。她的双手交叉的放在胸前,头发调皮粘在她脸上,夕阳的阳光正好从窗户照进她的房间,夕阳光好像是故意的照在她脸上,她皱了一下眉头,用手遮住光线,但好像不管用,于是乎她翻了身了继续睡觉。这个场面很安详、很美好,我想我应该永远都忘记不了这个场面。
但是我必须要叫醒她,毕竟这事真的非常重要。
“莫妮卡!莫妮卡!莫妮卡·米勒!你快醒醒!醒醒啊!”

忆轩房 (序)

#如有雷同,纯属碰巧:)
#搞笑日常为基础
#重点是听故事和讲故事!(呸)

—————序章————
在这个忙碌的小城市里,有一家老店铺。这间老店铺它与大城市格格不入,它有时候传出一阵阵的笑声、有时候传出悲伤的哭声和有传出男生和女生的吵架声。
店铺不是很大,但是也不很小,它就比一家便利店还大那么一点点。但是你进到去就会觉得有熟悉的感觉,可能是回忆中家庭的温馨、浪漫的爱情或者是令自己难忘的事情。
这家老店铺卖古董,会厂卖古时值连城的玉佩和瓷器等东西,也卖80年代90年代的手机或者日用品。它也买古董,会买由古至今任何东西。但是你要在这里卖东西给这家店铺,都要讲个原因或者关于这样东西的故事,同样的你在这家店铺买任何东西,店铺里的人都会给你讲关于这样东西的故事,噢,当然,店铺里面的人很乐意聆听你讲为什么自己会买这样东西的原因。
这家老店铺外墙白白的,墙上面有一个放置植物的棕色架子。你有时侯经过这时会看见有一名女性或者男性在细心浇架子上的花。
店铺用的门是在国内比较少见用樱桃木做的装甲门,门口旁边有一个木牌子,上面刻着精致的花纹和这间店铺的名字“忆轩房”
门上有一个金色铃铛(长这样:🔔),有人开门时,就会听到它清脆悦耳的响声。
嘿,你听听,铃铛响起来了。它响起清脆悦耳的铃声,有客人来光临这家老店铺了。
坐在里面的女性和男性听见铃铛响了起来,马上站起来。
“您好,欢迎光临忆轩房。请问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助您?”

临时作兴

花开花谢,春去秋来。
当花落时,未必结束。
当花开时,未必开始。
花开花落,春来秋去

凡事终有结局,何必现在纠缠。

(春よ、来い
这首歌真的超好听!!!是纯音乐!!

 如有雷同必定删文)